移动版

凯撒文化涉嫌隐瞒关联交易 客户和供应商高度重合

发布时间:2020-06-22 13:10    来源媒体:中国经济网

作者 | 维尼熊

数据支持 | 勾股大数据

从6月8号开始,沾上"今日头条"概念的凯撒文化(002425)股价一路乘风破浪,在10个交易日轰出9个涨停板,是沪深两市最性感的小姐姐。

面对凯撒小姐姐妖艳的股价,不仅小韭们垂涎三尺,一些券商都跑来凑热闹,6月15日,某券商发布一则研报,给凯撒文化估出150亿市值,对应目标价18.5元,而凯撒文化当天收盘价是11.28元。

那么凯撒文化真的这么香吗?探雷哥赶紧把它最近五年的财务报告找出来研究了一下,发现这家公司存在一些问题,其中就包括涉嫌信批违规。

01

涉嫌隐瞒关联交易

我们首先质疑凯撒文化涉嫌隐瞒重大关联方交易,先看下面材料:

根据凯撒文化2017年财报披露,当年的第四大供应商是上海逸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"上海逸趣"),采购金额2350万元。

同时凯撒文化披露前五名供应商中关联方采购额为零,也就是说前五大供应商中不存在关联方。

而探雷哥经过研究发现,第四大供应商上海逸趣就是凯撒文化的关联方。接下来我们来详细论证:

1、凯撒文化是上海逸趣的股东

根据凯撒文化14年财报披露,2014年3月,主营业务为服装的凯撒文化发起设立了一个专项产业基金--深圳国金凯撒创业投资企业(有限合伙),该基金初始投资规模为1亿元。国金凯撒创投当年投资了8个项目,其中一个就是上海逸趣,投资金额450万,持股比例7.93%。

2015年,国金凯撒创投又追加了450万投资,持股比例上升至9.17%。其后,国金凯撒创投又继续追加投资,截止到目前,其在上海逸趣的持股比例达到13.5%,为第二大股东(并列)。

资料来源:天眼查

凯撒文化是国金凯撒创投的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是61.16%:

资料来源:天眼查

所以通过上面资料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,凯撒文化是上海逸趣的投资方,且其旗下的国金凯撒创投目前是上海逸趣的第二大股东。

2、凯撒文化子公司总经理黄泽芳是上海逸趣董事

凯撒文化是上海逸趣的重要股东,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,但是还不足以证明两者之间一定是关联方,问题的关键是,凯撒文化是否可以对上海逸趣施加重大影响?

探雷哥发现,在上海逸趣的董事名单中,有一个名叫黄泽芳的人,而这个人就来自凯撒文化旗下的子公司--深圳凯撒文化创业投资企业(有限合伙)。

看下面四则材料:

资料来源:天眼查,上海逸趣董监高名单

资料来源:天眼查,上海逸趣工商变更记录

资料来源:天眼查,深圳凯撒文化创业投资企业(有限合伙)

上面四则材料可以证明:上海逸趣董事黄泽芳来自凯撒文化,黄泽芳一直是凯撒文化子公司--深圳凯撒文化创业投资企业(有限合伙)(持股99%)的总经理,黄泽芳从2016年9月27日开始担任上海逸趣的董事。

黄泽芳是上海逸趣的三位董事之一,说明凯撒文化在上海逸趣三个董事席位中占据一个席位,这足以证明凯撒文化至少从2016年9月开始能够对上海逸趣能够施加重大影响。

综合以上论述,足以说明上海逸趣是凯撒文化的关联方。但是凯撒文化从来没有披露过他们之间的关联关系,并且2017年上海逸趣成为凯撒文化第四大供应商,采购金额高达2350万元,凯撒文化将他们之间的关联交易"非关联化"。

所以,凯撒文化涉嫌刻意隐瞒关联方上海逸趣,且没有披露双方在2017年的重大关联方交易,涉嫌严重信披违规。

除此之外,我们还发现凯撒文化曾有多位高管来自上海逸趣,比如公司原董事、总经理吴裔敏,他2015年2月加入凯撒文化,之前是上海逸趣的CEO;公司原董事、副总经理熊波,2016年8月加入凯撒文化,之前是上海逸趣的运营总监。两人都于2019年离职。

凯撒文化2014年投资了上海逸趣,2015年和2016年分别挖走了上海逸趣的CEO和运营总监,2017年上海逸趣又成为凯撒文化的第四大供应商,这一切是不是很奇妙?

02

神秘的大客户--祥泰投资

在2019年之前,凯撒文化历年的财报都会披露前五大客户和供应商,2019年开始不再披露具体名单。

探雷哥在研究凯撒文化最近五年的前五大客户和供应商名单时,发现里面疑点颇多。下面我们先来看其2018年的前五大客户名单:

在凯撒文化披露的2018年前五大客户中,我们发现第三大客户广州祥泰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"祥泰投资")颇为可疑。

这家公司在五大客户中显得非常扎眼,为什么呢?我们知道,凯撒文化主营业务是网络游戏,华为和苹果是知名手机厂商,天戏互娱和萌友网络是游戏公司,都跟游戏有着天然的联系,出现在大客户名单中不奇怪。

而祥泰投资单从名称来看就知道,是一家投资公司,跟游戏似乎不搭边,那么它是怎么成为凯撒文化的大客户的?

带着这个疑问,我们查阅了祥泰投资的相关工商资料。

祥泰投资成立于2015年10月22日,原股东是刘嘉玲和陈楚忠,2018年6月7日做过一次工商变更,目前股东是黄玉和和陈楚忠,分别持股70%和30%。

这家公司注册资金只有50万元,且经营范围里根本没有游戏及相关业务。

资料来源:天眼查

这就奇怪了,一家注册资金仅50万元的投资公司,且经营范围里没有游戏及相关业务,而凯撒文化18年营收绝大部分都来自游戏,服装业务和其他业务一共不到5000万,那么这就意味着祥泰投资至少采购了凯撒文化2300万元以上的游戏产品。

问题是一家投资公司采购这么多游戏产品干什么?它的注册资金只有50万,一年就采购7300多万产品,它有这个资金实力吗?这些都不符合正常的商业逻辑。

那么祥泰投资旗下有分子公司从事与游戏相关的业务吗?2018年该公司旗下没有任何分子公司。2019年4月10日,祥泰投资设立了深圳祥鑫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注册资金100万,不过这家公司目前正在注销当中:

资料来源:天眼查

除此之外,我们还发现祥泰投资公司从2016年到2019年都没有任何社保缴纳记录,疑似一家空壳公司。

资料来源:天眼查,2016年至2019年

综合以上论述,我们对祥泰投资2018年向凯撒文化贡献的7314.64万元销售收入的真实性持怀疑态度。

03

客户和供应商高度重合

2015年,凯撒文化通过一系列的对外并购,开始向网络游戏领域转型,从2016年开始,其主要的营业收入和利润都来自于游戏业务。

也正是从2016年开始,其前五大客户和供应商出现了高度重合的现象。

涉及的企业主要有:北京世界星辉科技有限责任公司、深圳市椰子互娱网络技术有限公司、上海天戏互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。

世界星辉公司是凯撒文化2016年的第四大客户,销售金额2467.69万元。而该公司同时又是凯撒文化2017年和2018年的第一大供应商,采购金额分别是5262.7万元、8750.36万元。

椰子互娱是凯撒文化2017年第一大客户,销售金额9433.96万元,同时又是凯撒文化2018年第三大供应商,采购金额3000万元。

天戏互娱同时是凯撒文化2017年和2018年的前五大客户和供应商,其中2017是凯撒文化第二大客户和第五大供应商,销售和采购金额分别为6798万元、1884.32万元;2018年是第四大客户和第二大供应商,销售和采购金额分别是5350.79万元、5056.75万元。

一家公司同为客户和供应商,或许跟游戏行业的业务分工有关,但是总体来说,这种现象容易产生财务问题。一方面涉及会计核算问题,应该采用全额法还是净额法来核算,这个对公司的收入、成本甚至费用都会产生重大影响;另一方面,这种现象也容易对财务业绩进行跨期调节。

04

结束语

总的来说,我们对凯撒文化存在三个方面的疑虑。

一是公司2017年第四大供应商上海逸趣,凯撒文化是该公司的投资方且在公司董事会拥有董事席位,它应该是凯撒文化的关联方,但是凯撒文化没有披露双方的关联关系和关联交易,涉嫌信批违规。

二是凯撒文化18年的第三大客户祥泰投资,该公司是一家规模很小的投资公司,经营范围不包括游戏业务,再加上公司一直没有社保缴纳记录,所以我们对双方交易的真实性存在疑虑。

三是凯撒文化存在客户和供应商高度重合的现象,这种情况下容易产生一些财务问题。

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